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明朝三巨头,杠上了

[复制链接]
查看: 68|回复: 0

8991

主题

8991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6991
发表于 2020-10-18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关键词 明代三巨头,杠上了  热门消息



与恶龙缠斗太久,本身亦成为恶龙;注视深渊太久,深渊将回以注视。






01. 前奏





1380年,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的第13个年头。


左丞相胡惟庸被诛杀,朱元璋亲身给他定的罪名是:谋逆,私通蒙古和日本。


但朱元璋没说出来的“罪名”,是丞相这个职位,对他的皇权组成了钳制,让他这个天子当得不得劲儿。


杀完胡惟庸,朱元璋顺势拔除了行政中枢机构——中书省。中书省的主座左右丞相,自然也消失了。


朱元璋在《祖训》中明令,今后子孙做天子,不准立丞相,若有臣下胆敢奏请立丞相,立即凌迟,合家正法。


不单如此,他还规定,宫中太监不得念书识字。由于,文盲没法干政。


在朱元璋的设想中,全国是朱家的全国,是天子一人的全国。历朝历代对皇势力巨擘胁最大的,无外乎大权臣和大太监。他想一举把这两种潜伏的势力料理掉,让子孙继位者与日俱增。


但是,独裁的愿望是无穷的,独裁的精神却是有限的。


拔除丞相后,朱元璋被朝廷内外的一样平常事务完全沉没。连他这么打鸡血的一小我,都顶不顺了,只好设备四辅官来帮手处置惩罚政事。他的后代更费劲。


朱棣在位时,正式出现了内阁。到仁、宣两朝,三杨(杨士奇、杨荣、杨溥)入阁辅政,虽无丞相之名,但权利已经很重。


从明英宗到明武宗期间(1435—1521),宦官势力抬头,出现了好几个大权阉。权阉与权臣,始终处在权利天平的两头,此起彼伏。


至此,朱元璋的制度筹划,完全“破功”。


不外,在天子、内阁、太监三种势力中,皇权终归是末端的赢家,也将是末端的输家。


我的关键词 明代三巨头,杠上了  热门消息







02. 艰难的胜出





最爱君之前讲了嘉靖朝45年的内阁权斗(点我),徐阶经过量年的哑忍,终究在1562年扳倒了严嵩,成为嘉靖期间末端一任内阁首辅。


徐阶继任首辅后,采纳了一些柔性步伐,标榜“以威福还主上,以政务还诸司,以用舍刑赏还公论”。现实上,这是对夏言、严嵩以来内阁首辅专权独断的自我反动,把首辅摆在一个让天子和朝廷百官都安心的位子上。


他还自动集结内阁同事一路拟诏旨。


内阁的权利根源,实在是经过“票拟权”(替天子拟订诏旨),获得部分皇权的让渡。徐阶能自动与同寅同享“票拟权”,实在不轻易,难怪当时人在他任首辅后,都称道他为“名相”


这很合适他的本性。


徐阶这小我,有江南人的特征,长于以柔克刚,以柔取胜。他当初与严嵩同事多年,始终哑忍、逢迎,朝廷言官骂他与虎谋皮,他都忍着。没有绝对的胜算,绝不脱手。


嘉靖天子晚年向他请教,怎样分清好人大盗?


徐阶决然答道,巨猾似忠,大诈似信。


我的关键词 明代三巨头,杠上了  热门消息

徐阶



1566年,嘉靖四十五年,徐阶举荐国子监祭酒高拱、吏部尚书郭朴进入内阁。


在徐阶看来,河南新郑人高拱(1513—1578)为政精悍,又是储君朱载垕贵寓的讲官,入阁是早晚之事,何不做个逆水人情。


但事后复盘,高拱对徐阶的撮合并不领情。两人的交锋,反而是以提早了。


嘉靖归天时,内阁中仅徐阶一人在场,高拱、郭朴等人都不在场。起草遗诏时,徐阶居然绕开了其他内阁成员,而把自己历来垂青的门生、翰林学士张居正拉进来机密加入。


天子的遗诏公布时,天子本人已经升天了。遗诏的内容究竟代表天子末端的意志,还是起草者的意志,也只要天晓得了。


嘉靖的遗诏对自己统治数十年的弊政举行了深入的检讨,废除了皇宫内齐全道教活动,重新升引了一批被免除的官员。读过遗诏的人,都不会以为这是一辈子任性的嘉靖天子的临终醒觉,而可以百分百认定这是徐阶借嘉靖之口对多年的朝政举行了整理。


朝廷百官对这些新政纷纷喝彩,一时候,内阁首辅徐阶大得民心。


高拱、郭朴等内阁同寅则对徐阶越加懊悔,起草遗诏这么大的事,你徐阶居然绕开同寅,却拉来一个门生加入,这意义还不够明显吗?


1567年,隆庆元年,新天子朱载垕继位后,内阁一会儿充实到六小我的范围:徐阶、李春芳、高拱、郭朴、陈以勤、张居正。


张居正在加入起草遗诏后,很快就入阁。史家以为,这是由于张居正跟高拱一样,是朱载垕府邸的讲官,但更关键的是首辅徐阶的举荐。


六人中,徐阶与高拱相互差池付,两人的争斗起头了。


最早是言官、吏科给事中胡应嘉揭发,高拱在嘉靖病重时代,居然偷偷溜回家,有渎职守。由于胡应嘉与徐阶是同乡,高拱认定,这起针对自己的告发,来自徐阶的指使。


高拱随后在另一路变乱中,捉住胡应嘉的痛处,要求对胡应嘉革职处置惩罚。成果一公布,在京言官以为高拱是挟私反扑,把他比作北宋权臣蔡京。


深陷言论风暴中的高拱,灵敏教唆言官弹劾徐阶,转移言论焦点,罪名是徐阶纵容儿子横行乡里。


很快,言官之间举行了一轮轮的弹劾与反弹劾,朝廷乱成一锅粥。


晚明的言官,作为一个群体是很多庞大政治变乱的加入者,在高层权斗中,亦是不成或缺的政治打手。从制度筹划的角度看,这是以小官钳制大官的一个“机关”。由于言官一旦对某个官员倡议弹劾,不管这个官员的职位多高,都必须第一时候提出告退,至因而否慰留,决议权在天子手里。


在这场言官大混战中,高拱、郭朴、徐阶三个阁员前后离职。争斗的双方,两全其美。


此时的徐阶才意想到,新天子没有依照老例对他的告退表示挽留,而是逆水推舟答应了他的告退申请。这表白,新天子并不需要他这个前朝首辅再来“倚老卖赖。


这一刻,徐阶大白无误地确认,自己的政治生命,完全终结了。


离开国都前,徐阶向张居正作了末端的拜托。


张居正后来在给徐阶的信中,说此次别离,“泪簌簌而不能止”;又说“大丈夫既以身许国家,许知己,惟尽心全意死尔后已,他复何言”


徐阶确切永久离开了政治中心,但高拱在两年后“东山复兴”。跟徐阶这一仗,赢得实在艰难。


1569年,年末,高拱出人意外地重返内阁。


据《明史》记载,张居正与司礼监太监李芳联手,策划了高拱的复职,方针是为了禁止新入阁的赵贞吉


赵贞吉1550年曾被严嵩驱逐出京,此次虽是新入阁,但资历比谁都老,因此举止狂妄。张居正大要自认资历尚浅,没法与之对抗,故再次引入强势的前同事、恩师徐阶的强敌高拱,作为匹敌赵贞吉的“利器”。


高拱归来后,内阁公然掀起新一轮争斗。


我们都晓得,昔时加多宝和王老吉打架,受伤的是和其正。历史也一样,高拱和赵贞吉杠上了,第一个退出内阁的却是中立派陈以勤,谁都获咎不起,只好获咎自己,走人算了。后来,好好教员李春芳,也一走了之。


恍如当初高拱、徐阶权斗的重演,高拱、赵贞吉再次别离变更自己的言官资本,相互弹劾进犯对方。


赵贞吉落败,离京前愤恨不已,说高拱的蛮横,真是谁也比不了。


到1571年,年末,内阁已走掉四人,仅剩高拱和张居正二人了。


高拱感受,自己的时代终究来了。他忘了不停蛰伏在身旁的危险。


我的关键词 明代三巨头,杠上了  热门消息

张居正







03. 两虎缠斗





当帝国行政中枢剩下二人相对时,张居正(1525—1582)敏感地领会到权利挤压后的拮据感,而高慢十足的高拱,还在余味悠久地享用成功的滋味。


史乘对高拱的评价是,有本事,无肚量


他重掌内阁后,犹记恨昔时徐阶对自己的打压,特别是对徐阶不让自己加入嘉靖遗诏一事耿耿于怀。所以,在他当权时代,把徐阶的政策全数倾覆,以致公布嘉靖遗诏是“议事之臣假托诏旨”,全然掉臂张居正也是嘉靖遗诏的加入者。


张居正只能冷静忍着。他当下的处境和心情,颇像严嵩当政时,徐阶的处境和心情。


畴前的张居正,曾在严嵩与徐阶的权斗中,看不惯恩师徐阶的哑忍让步、碌碌无为,愤而写信骂徐阶是固位希宠的和事老。随后,他告病假,回江陵故乡,借以表达对朝政的不满。


三年后,张居正重归国都,似乎变了一小我。


他已经意想到,和徐阶的政治聪明比起来,自己三年前的感动,简直就是个初步盖脸的愣头青。


为了做成大事,首先必须舍弃名声,不怕人言。


宋儒朱熹说过,“真正大好汉者,却从鉴戒翼翼、临深履薄处作将出来,假如气血豪忿,却一点使不着也”。张居正有权利欲,但他更想在获得权位后,做救世大好汉。


此时,他必须忍受来自高拱的气压,把自己的姿势放得很低很低。


尽管他与高拱是渊源颇深的故人。


两人有着几乎类似的政治履历,曾一路在国子监同事多年,后又一路担任裕王府讲官。高拱年长张居正12岁,不停算是张居正的顶头下属。他们曾一路爬山,约定他日入阁拜相,必当齐心戮力,扶危济乱。


对高拱,张居正的豪情很是复杂。他相当佩服高拱的本事,所以在高拱离职后,仍然愿意策划其复职。即使后来,他们之间的裂缝清楚可见,但对高拱的政策,张居正也能以大局为重,予以支持。


在高拱的主导下,出现了史称“隆庆新政”的鼎新场面。张居正在万历初年掌权后推行的鼎新,大大都均以高拱的政策为蓝本。


权利是齐全斗争的本质,也是不能说出来的本质。更况且,内阁权斗始终在皇权的俯视下举行,谁暴袒露对权利的觊觎,谁就会死得很丢脸。


所以,内阁权斗都是在看得见摸得着的人事胶葛或政见分歧及第行着。


高拱与张居正的特别之处在于,二人政见齐截,理念类似,均是“忠于谋国”的政治家。除此,二人可以也许摆下台面的分歧,大要就只要看待前首辅徐阶的态度了。


徐阶返乡后,高拱意欲策动整理。后借着海瑞整理江南富户吞并地盘之机,让徐阶的两个儿子充了军。而徐阶本人,在张居正等人的多方回护下,终究免受追责。


对此,高拱对张居正颇起困惑。一次,他间接逼问张居正,说外界传言你收了徐阶的儿子三万两银子,到底有无这回事儿?张居正指天矢语后,高拱才说,这是一个误解。


今后,张居正迫于高拱的压力,不敢与徐阶公然交往。


1572年,隆庆天子朱载垕忽然病逝。临终前,急召内阁大学士高拱、张居正,以及入阁未几的高仪入宫,要三人尽心辅佐年仅十岁的皇太子朱翊钧。


三大臣相互期许,愿齐心辅佐幼主,共度难关。


这里的齐心,不单是告慰先帝的嘱托,也是文官团体匹敌宦官团体的老例。


由于,在新天子朱翊钧即位的半个月内,司礼监的人事发生了庞大变更。本来不停遭到高拱禁止的司礼监秉笔太监冯保,忽然被公布升任掌印太监,成为宫中太监的一把手。


明代以往的历史,内阁与太监之间始终保持着一种奥妙的匹敌关系。内阁强,则太监弱;太监强,则内阁弱。


目睹司礼监的人事超越自己的控制,高拱很自然就把小我的不满上升为全部内阁的意志。他愤慨地指出,内侍的人变乱动,是有人凌辱新天子年龄小、不懂事,乱来。他把自己与冯保的斗争,看成内阁与司礼监的斗争,宣称要为内阁扩权而积极。


我的关键词 明代三巨头,杠上了  热门消息

高拱



内阁三人中,高仪一尘不染,不亮相;张居正则在接到高拱的转达后,亮相支持高拱。


高拱信心满满,策动言官团体进犯冯保。最严重的一条控诉是,每次新天子视朝时,冯保都站在旁边,文武百官究竟是拜天子呢,还是拜一个宦官?


风暴光临前,张居正以观察隆庆天子的陵园为由,离开了国都。回到国都后,他仍以抱病为由,在家“养病”,不加入轰轰烈烈的“倒冯活动”。


变乱到了了断之时,新天子集结百官聚集。


随之天子升驾,众人抬眼望去,小天子的身旁,仍然站着冯保。那一刻,高拱满身战栗,他晓得,自己输了。


冯保当众宣读了天子的诏书,厉声呵斥高拱“揽权擅政,威福自专”。高拱就地被褫夺齐全官职,被迫令克日离京,遣返还乡。


《明史》记载,高拱“伏地不能起”,张居正“掖之出”。


随后,张居正与高仪联名,为高拱讨情。


而精明标高拱灵敏反应过来,他的落败,终极是败在这个扶持着他,并冒充为他讨情的人手里。


张居正自始至终都对高拱的离去,表现出无穷的怜惜和怜悯,但他在背后联手冯保搞垮高拱的狡计,却未能逃太高拱的眼睛。只是他俩在世时,谁也没有点破这层纸。后来,到达权利颠峰的张居正,曾顺道到高拱的故乡探望过他,两人感慨时光,动情处还相互擦了眼泪。


但是,在政治家眼里,豪情的变更与展现,不外是手段而已。


张居正早已修炼成为一个典范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为了到达一个高尚的方针,不惜操纵齐全卑鄙的本事。


高拱离职后,张居正再度团结冯保,想经过制造一路雇凶谋刺天子的冤案,致其于死地。后来没乐成,贫病中的高拱捡回一条命。


作为一位老政治家,高拱也是老狐狸。在失势的日子里,他深深晓得配合政治表演的必要性。而现实上,他至死不曾包容张居正。


临终前,高拱留了一手,回忆自己加入的政事写成《病榻绝笔》,其中对张居正的品行、狡计多有指责。这部回忆录在张居正死后,当令地出书了,成了万历天子决心整理张居正的导火索。


到1582年归天为止,张居正在万历朝的最初十年,迎来小我权利的颠峰。他担任内阁首辅的十年间,缔造了明代历史上最茂盛的期间。而他这个首辅,也是明代历史上势力最大的一任首辅。


说到这里,历史上的权臣,不管忠奸善恶,统统没有好结局。张居正的结局,在他死前,已经写好了。


我的关键词 明代三巨头,杠上了  热门消息

万历天子朱翊钧







04. 序幕





张居正死后,已经成年的万历天子朱翊钧,策动了针对张居正的总整理。


高拱此时已死去四五年,但他的回忆录,不早不晚,恰在此时出书了,成为天子下定决心褫夺张氏家属势力的一剂催化剂。


谁也不曾想到,高拱以这类形式,完成了他的复仇。


如同高拱昔时被定下的罪名一样,张居正最大的罪名,归结起来也就一条:威权震主


也只要这一条,才华戳到皇权的焦点与痛处。


尽管张居正自得之时不忘鉴戒谨慎,但他终未能在生前对峙去位、还政万历,以致酿成死后的恶果。权利的诱人处,也正是它的凶恶处。


悲剧的是,正如黄仁宇所说,“张居正的不在人世,使我们这个庞大的帝国落空重心,步伐不稳,终极出错而坠入深渊”。


张居正当国十年的家底,只够万历天子及其继任者摧残半个世纪。


到崇祯十三年(1640),明亡前四年,张居正家属获得周全昭雪。一落千丈,国破家亡,崇祯天子无穷感慨:“得庸相百,不若得救时之相一也。”


从徐阶到高拱,再到张居正,尽管权斗无情,但他们都有一条底线:做官是为了处事。而到了崇祯朝,17年间出现50位阁臣,天子多疑的天性未变,内阁辅国的性质却全变了:做官就是为了做官,仅此而已。


首辅周延儒的使命,就是在国乱如麻的时候,忽悠崇祯,我们又打败仗了。


当内阁充溢着周延儒一样的人物时,全部明代早已屁滚尿流,尽是输家。


雪崩时,没有哪片雪花是无辜的。




全文完,感激您的耐心阅读,随手点赞点在看让我晓得您在看~



本文系网易消息网易号新人文浪潮筹划签约账号【最爱历史】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我的关键词 明代三巨头,杠上了  热门消息
我的关键词 明代三巨头,杠上了  热门消息
我的关键词 明代三巨头,杠上了  热门消息



免责声明:假如加害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实时删除侵权内容,感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6-2014 安徽鼎龙新材料有限公司 理化板,挂墙板,涂料,油漆 | 联系电话:0553-5715956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电话:0791-88289918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科技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